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原創新聞>

戰疫深圳人 | 檢疫員楊志鵬的一天:穿著雨衣上一線做城市安全“守門員”

條評論立即評論

戰疫深圳人 | 檢疫員楊志鵬的一天:穿著雨衣上一線做城市安全“守門員”

分享

“現在防護服十分緊缺,要留給真正在一線抗擊疫情的醫護人員,他們的風險比我們大太多了,我們穿個雨衣也能起到基本的隔離作用。”

編者按:在舉國上下眾志成城、萬眾一心,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展開防控阻擊戰之際,深圳新聞網推出“戰疫深圳人”欄目,通過記者跟拍的形式,把鏡頭和筆頭對準疫情防控一線,用圖文視頻結合的形式記錄不同職業、不同崗位的深圳人在阻擊疫情上的堅守和擔當。本期聚焦疫情下的檢疫員們。

深圳新聞網寶安訊(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舒芳莉/文 謝瑩/圖)疫情籠罩下的深圳,褪去了原有的車水馬龍,昔日熱鬧的街道,如今鮮少能看到來往的行人了。然而,在疫情這只“猛獸”襲來之時,卻總有一群人不懼風險與它迎面抗擊,他們是最美的“逆行者”,是城市安全的“守門員”。今天,就跟隨記者一起走進檢疫員楊志鵬的一天。

楊志鵬是寶安區慢性病防治院一名普通的醫生,2019年剛剛研究生畢業的他就來到了慢性病防治院從事結核病的防治工作。剛入職不到半年便碰上了蔓及全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是楊志鵬怎么也想不到的,但他也從未想過退縮。

“放假前,就開始關注疫情的動態,知道隨時可能需要重返崗位,所以也一直沒離開過深圳,時刻做好待命的準備。”楊志鵬說,大年初一,醫院便發來通知,需要醫護人員回崗加入到疫情防控工作當中。

收到通知后,楊志鵬立即取消休假,第一時間申請回到工作崗位,成為首批前往同樂關口檢疫的值守人員,大年初二便投入到了關口檢疫工作中。

2月5日,天空飄著蒙蒙細雨,一陣冷風吹得人直哆嗦。這一天已經是楊志鵬值守同樂關口的第11天。下午3點半左右,楊志鵬和往常一樣駕車來到同樂檢查站,準備接替同事的值守工作。據楊志鵬介紹,醫院一共派了6名醫護人員參與同樂關口的檢疫工作,每天3個人輪流值守,分別是早上8點到下午16點,下午16點到晚上24點,晚上24點到第二天早上8點。

當天,楊志鵬是負責下午16點到晚上24點的檢疫工作。和同事了解了一下上午的檢疫情況后,楊志鵬便去“更衣室”換上了工作服。

這個“更衣室”是由原本交警的儲物室改造而成的,除了供他們更換衣物的同時,更重要的是用來存放防護物資。在這個四平米不到的空間里,堆滿了消毒水、塑料雨衣、醫用手套等用品,“這個地方我們都會定期進行一次消毒,雖然看著有點亂,但還是很安全的。”楊志鵬一邊穿著白大褂一邊說到。

楊志鵬在穿好普通的白大褂后,便將一件塑料雨衣套在了身上,當記者問及為什么不穿防護服時,楊志鵬說:“現在防護服十分緊缺,要留給真正在一線抗擊疫情的醫護人員,他們的風險比我們大太多了,我們穿個雨衣也能起到基本的隔離作用。”

和同事完成工作交接后,楊志鵬正式開始了這一天的工作。在同樂關口,每天經過的車輛多是從廣州或者深圳市內來的,但現場的交警和檢疫員始終堅持“不漏一車,不漏一人”的原則對每一輛經過的車進行排查,為每一個人測體溫。

楊志鵬告訴記者:“一般的車輛都是由交警進行檢疫,而湖北牌的車輛、湖北籍的人員、近期有湖北來往史的人員、有發熱情況的人員等人群都是由我們來負責檢疫。”

“回去過湖北嗎?”“有和湖北的親戚朋友接觸過嗎?”“身體有沒有不舒服?”……楊志鵬在檢疫的過程中,總會耐心詢問每一個人的情況并提醒他們要時刻留意身體情況、做好防護措施。偶爾遇到一些不配合的人,楊志鵬也是耐心溝通,站在對方角度思考交流,“他們每天都會被檢查登記很多次,多少會有些不耐煩,這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楊志鵬每天都要面臨和存在感染可能性人員進行接觸的風險,但他卻從未害怕過,他說:“恐懼多是來源于無知,我本身是醫生,對這個病毒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只要做好個人防護,把被感染的概率降到最低,做到心中有數,便不會擔心害怕。”

在檢查站,楊志鵬除了是檢疫員外,還扮演著“宣教員”的角色。每天來同樂檢查站值班的交警并不是同一撥人,所以楊志鵬現場都會指導他們如何恰當使用測溫槍才能保證測出的結果更準確,以及提醒他們及時更換口罩、勤用酒精給雙手消毒。“現在他們消毒消得比我們還勤快。”楊志鵬笑著說到,似乎對自己的“宣教效果”有一絲絲的驕傲。

天越來越暗,夜幕逐漸降臨,氣溫也隨之下降,即便在“四季無冬”的深圳,此刻的寒氣也有些刺骨,冷風呼呼地直往臉上吹。對于現在的工作環境,楊志鵬絲毫不覺得艱苦,他告訴記者:“現在條件比剛來的時候好很多了,原來沒有擋風板,沒有這么多凳子,也沒有烤爐,現在這些都有了,而且氣溫也比之前有所回升了。”

夜越來越深,來往的車輛也越來越少,楊志鵬說:“其實最難的是克服困意,尤其是在值晚上12點到第二天8點這個班 ,一般到了四五點的時候,人是最困的,但是你不能犯困,要時刻保持清醒的狀態,所以一有了困意,就通過走一走或者喝點水來解決。”

“2月5日16:00至24:00,檢測車輛335輛,司乘人員542人;全天檢測車輛845輛,司乘人員1316人。”在結束了一天的值班后,楊志鵬在備忘錄里記下了這些數據,他說,每天值班結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總結當天站點的檢疫情況并上報。

“過來了就好。”這是楊志鵬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在他看來,他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名普通公衛人所應該盡的本分,“我專業學的就是公衛,我現在只不過是把大學學到的知識技能運用到實際當中,做我應該做的和能做的,沒什么了不起的。”

在采訪楊志鵬的一天里,他都是帶著口罩的。我們不曾見過他的樣子,鏡頭也不曾捕捉到他口罩之下的模樣,但我們會記得他的名字,文字會記錄他在疫情之下“逆行”的故事。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編輯:曾舒琪]